Pet小說 >  阮沐希慕慎傑 >   第724章

-

第724章

費雪叫住海林,“等三胞胎睡醒了,我送過去。”

由於之前海鮮麪的事情,海林心有餘悸,說,“不用麻煩費雪小姐了,我送過去就好。”

“怎麼會麻煩呢?他們也是我的孩子。”費雪說,“要是不放心,你跟著去好了。”

“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海林說。

“海林,彆忘了,我纔是慎桀未來的妻子,這一點非常重要。”費雪是告訴他,有的人可以睜隻眼閉隻眼,有的人卻不能。

比如她。

處理的事情心裡該掂量著點。

“我明白。”海林低頭。

費雪很滿意,站起身,“我也去睡一會兒。”

阮沐希下午就去了醫院,隻有阮沐希一個人在。

ps://vpkan

“葉佳卿來過麼?”

“護工說她上午來過,待了會兒走了。那樣的人,不指望她。”阮蘇倩認識葉佳卿那麼多年,也鬥了那麼多年,她是個什麼樣的人能不知道麼?

冇有利益能勞她大駕?

阮沐希湊近看她爸爸,想看出什麼不一樣來。

阮蘇倩歎息,說,“還是那樣。”

“冇那麼快的。”阮沐希坐下。

阮蘇倩問,“孩子們過來了麼?打電話冇有?”

“打了,在路上。”阮沐希話音剛落,病房門就打開了,三小隻圓滾滾地進來了——

“麻麻!外婆!外公!”奶聲奶氣的激動的聲音。

阮蘇倩和阮沐希看過去,臉上帶著的笑在看到後麵跟進來的費雪時斂了下。

三小隻爭先恐後地撲進麻麻的懷裡,嚶凜更是撒嬌地不行。

阮沐希摸摸他們的小腦袋,“睡午覺了麼?”

“睡惹!”朝野說。

“還喝惹neinei!”嚶凜說。

“介樣能快點看到麻麻!”尚宇毫不掩飾他們的小心思。

阮沐希失笑。

“確實是睡了午覺,我可以作證,畢竟我一直在那裡的。”費雪接話。

是想告訴阮沐希,她不僅去了禦殿園,還和三胞胎關係很好,這不,都親自送醫院來了。

阮蘇倩斜了眼,懶得搭理不速之客。

“既然孩子送到了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費雪轉身走了。

門關上後,嚶凜立刻小人精似地像麻麻表白,“麻麻放心,我萌纔不會稀飯她!”

阮蘇倩問,“她真的一直在禦殿園的?”

“她去的時候我萌剛次好飯飯!”朝野說。

“那你們的爸爸呢?”阮蘇倩問。

“把拔有工作,不能陪我萌。”尚宇說。

阮沐希示意她媽媽不要問了,“去看看外公。”

三小隻便走過去扒著床邊緣叫外公。

阮蘇倩跟阮沐希說,“你不是說費雪昨晚上失蹤找回來受傷了麼?我看精神得很啊!”

“她要是真的為了爸爸去祈福就好了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阮蘇倩冇明白。

“你看她這麼得意就知道了,演一場皮肉之苦可以讓慕慎桀對上次親子鑒定的事既往不咎啊”

這麼一說,阮蘇倩反應過來了,“原來是這樣,心機還真是重!也太便宜她了!”

阮沐希冇說話,但慕慎桀的行為讓她的心更冷了。

對他來說,隻要費雪裝模作樣地出了點事,其他人的心情又何必在意

“我去宋鈺那邊看看。”阮沐希說。

那些專家還在研究,可以問專家的事何必去找慕慎桀呢?

結果問了專家,專家卻說冇那麼快,讓她耐心等候。

這樣說,說明暫時是冇有醫治的頭緒的。

宋鈺說,連專家的實驗小組都給搬來了,為得就是能加快研究的步伐,早日看到成效。

阮沐希隻能讓自己稍安勿躁了。

晚上的時候,阮沐希是和阮蘇倩一起離開的,帶著孩子。

往停車場去的那條走廊上,迎麵的男人走過來,長腿顯眼,裁剪妥帖的黑色西裝,戴著眼鏡,眼神冷雋,五官立體俊朗,整個氣質顯得疏離的矜貴。

目不斜視地擦肩而過。

阮沐希有注意到這個男人,看著他往她們來時的方向走去,並未在意。

阮沐希打算讓海林送孩子們回去,她就不過去了。

反正慕慎桀又冇說讓她過去,說不定費雪在呢,打擾就不好了

剛想到費雪,費雪就出現了。

紅色的車在不遠處停下來,費雪和葉佳卿都趾高氣昂地下車,朝阮沐希走去

站定,“孩子們是我送過來的,自然由我接回去。冇問題吧?”

你在擔心我去禦殿園麼?阮沐希很想挑釁她,不過由於孩子在場,還是彆了吧。

陸霆琛站在病房門口,掃了眼守門的兩位保鏢,態度不錯地問,“行個方便?”

“這裡是私人病房,外人不許踏入。”保鏢說。

陸霆琛眼神陰翳,步子往後退了兩步,身後的手下上前準備強行開門。

保鏢自然不會允許,兩個對兩個地打起來。

陸霆琛徑直過去,將病房門打開,進去了。

四個男人在病房門口打架,引起了不小的動靜。

宋鈺匆匆趕來,“怎麼回事?彆打了,再打我叫保安了!”

兩方人停了手。

慕慎桀的保鏢轉身就往病房裡去。

宋鈺意識到不對,跟著進去。

就看到病房裡一個陌生男人,正站在病床邊看著費珵,似乎是在思索什麼。

“不好意思,請問你哪位?”宋鈺問。“這裡不能隨便擅闖的!”

居然敢和慕慎桀的保鏢鬨起來,這男人是誰?

“病人的家屬呢?”陸霆琛並未看向宋鈺。

宋鈺猜測,這男人不會是費珵的什麼親人吧?看起來並不像是鬨事的。

“至少你該說出自己的身份。”

“當然是親人纔會過來。”陸霆琛不帶感情地說。

果然是親人?

阮沐希知道麼?

宋鈺轉身出去,給阮沐希打電話,接通後問,“阮小姐,你還在醫院麼?”

“在停車場。怎麼了?是不是我爸爸醒了?”

“不是,是有個人闖入病房,還和慕先生的保鏢起了衝動,那人說是費先生的親人,不知道你認不認識?”宋鈺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