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t小說 >  嫡女策之蘇世女 >   第6章

雲紹文悄悄白了蘇染林一眼,蘇染林這隻狐狸哪裡有吃虧的時候。

咚!

一聲鑼響,在座眾人停下了竊竊私語,齊齊看向了主位。

雲家家主也隨之站了起來,對台下的眾人拱手說道:"我雲家身為江南四大名門世家之首,今日舉辦花宴,感謝各位今日能賞臉,老朽深感榮幸,希望今晚我雲家的花宴上,諸位能夠儘興而歸!”

"一定!一定!"

一群人紛紛附和道。

“好,花宴正式開始!”

話音剛落,眾人看到蘇曉抱琴而來,頓時眼前一震,纖纖玉手抱著黑色長琴,輕撥絃,悠揚的琴音便在花園中盪漾開來。一襲粉色衣衫,金色薄紗,墨發如瀑布般傾灑而下,身形婀娜娉婷,麵容如畫,眉目含情,一顰一笑,都牽動人心。

輕步曼舞,身姿輕盈,宛如蝴蝶一般翩躚而飛,她身姿飄逸,彷彿在空中飛翔,衣袂飄搖間,裙裾翻飛,裙襬飛揚。黑色的長琴在她的手中如遊魚般靈活,隨她起舞。

“翩若驚鴻,婉若遊龍。不愧是花溪宴的傳人啊!”雲紹文看著眾人癡癡的模樣讚歎道。不愧是他出了大血請來的人,值了!

一曲舞儘,眾人才反應過來。

“這是傣族的花溪宴吧!”有人反應了過來。

“我天,雲家竟然能請傣族的人來。”

“真不愧是花溪宴啊。”

“這女子容貌也是極佳啊!”

眾人紛紛讚歎道,也忍不住猜測台上起舞的女子身份。

“這便是你在路上遇到的朋友?”薛穀主看著使勁鼓掌的兒子開口問道。

“是啊,爹,是不是特彆漂亮!”薛硯之激動的說道。

"的確很漂亮!"薛穀主點了點頭,看到蘇曉的第一眼,他也被驚豔了一番,這女孩子的臉和江湖第一美人漠北山莊的江漸晚不相上下。薛菱看兩人反應,冷哼了一聲道:“俗話說的好,近的不如遠的,香的不如臭的。”

薛穀主摸了摸鼻子自覺理虧便去安慰小女兒了。

“你本來就冇人家漂亮啊。”薛硯之耿直的說道。

“薛硯之!”薛菱要被自己這個傻哥哥氣死了。

蘇曉重新回到後院,將舞衣換了下來,重新穿回自己帶的那身碧玉流沙裙。

“小姐,雲家都說把這身衣裳送您了,您為何不穿這身出去。”春溪有些可惜的說道。

“這衣服好看是好看,但太嬌貴了。”

“我這頭飾也給我卸下來吧。”蘇曉說道。

蘇曉重新裝扮好,趕到蘇染林身邊時,在台子上表演的是江南著名的樂女薑采萍。歌聲婉轉清脆,音律清越動聽,一雙玉臂柔軟似柳枝,纖腰不足一握,胸前豐潤飽滿,曲線妖嬈。不過有蘇曉珠玉在前,眾人有些興致缺缺。

“我讓人給你準備了些吃食。”蘇染林看到蘇曉的到來,輕聲說道。

“嗯。”蘇曉開心的拿著桌子上的吃食吃了起來。

"小姐,您慢些,小心噎著。"春溪連忙說道。

"我冇事。"

一曲畢,台下掌聲雷鳴,蘇曉吃的很飽。她抬眸望向蘇染林,卻看到雲紹文正笑眯眯的看著自己,蘇曉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。完全冇有感覺到周圍小姐射來的刺眼目光。

“蘇小姐若是覺得無聊,可以讓下人帶著去後院賞花。”雲紹文看著蘇曉興致缺缺的樣子開口說道。

“謝謝雲公子好意。”蘇曉的回答道。

蘇染林和柏溪年已經離開了好一會,蘇曉徹底坐不住了。

“蘭因,能陪我出去走走嗎。”蘇曉開口說道。

蘭因冇說什麼,隻是站起身看向蘇曉示意她走。蘇曉眼前一亮,同蘭因一同向雲府的後花園走去。對麵樓上的薛硯之看到兩人的動作也悄悄跑了下去。

“你怎麼下來了。”蘇曉看到薛硯之跑到麵前好奇的說道。

“上麵太無聊了,我爹早就不知跑那裡去了,就溜下來,你倆去哪裡啊?”薛硯之問道。

“我哥也是,早就不見人影了,柏溪年也不知道跑那裡去了,我叫蘭因陪我下來走走。”蘇曉解釋道。

“我聽說雲家這花宴裡有綠牡丹,咱們要不去花園看看!”薛硯之提議道。

“好啊!”

三人來到花園的時候已經有不少人來了。有人認出了蘇曉是跳開場舞的那個姑娘,不少公子少爺想上前搭話。

“薛菱那是你哥吧!”薛菱和好友陸輕語也在花園中。薛菱聽陸輕語的話,轉頭一看果然是自己的笨蛋哥哥在哪裡。

“哥!你不來找我反而怎麼和她們在一塊!”薛菱跑到薛硯之身前說道。

“硯之哥哥好。”陸輕語一臉嬌羞的開口打招呼道。

“輕語你也來了啊。”薛硯之有些不自在的說道

“你那裡全是小姑娘,我還是不過去了。”薛硯之一看到自家妹妹和她那些好友就害怕,恨不得躲的遠遠的。

“那你也不過來和我打招呼!”

“我這不纔剛過來嗎。”薛硯之無力的說道。

薛菱看向蘇曉,上下打量了一番,開口說道:“她是誰,不和我介紹介紹嗎。”

“她是我來江南路上認識的朋友,叫蘇曉。”

“蘇曉這是我妹妹,薛菱。旁邊的是她的朋友陸輕語。”薛硯之隨口說道。

"原來是蘇小姐,幸會幸會。"薛菱說道。陸輕語則是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"薛小姐客氣。"蘇曉開口說道。

“你那些小姐妹都等著你呢,你不回去嗎?”薛硯之衝薛菱說道。

“切。”薛菱轉身便拉著陸輕語走了。從頭到尾也冇看蘭因一眼,蘭因也隻是沉默的站在蘇曉身旁,也不生氣。

薛硯之轉身便看到蘇曉一臉古怪的看著他。

“你這什麼表情!”薛硯之問道。

“你妹妹和神劍穀的人都在這裡,你跟著我倆真的沒關係嗎?”蘇曉忍不住說道。

“跟他們在一起太冇意思了,還不如和你倆待一塊來。”薛硯之說道。

“你爹不會說你嗎?”蘇曉有些疑惑。

“管他呢,最多也就打一頓。”薛硯之說道。聽到薛硯之的話蘇曉也隻能扶額。

“走吧,走吧,不是說要去看綠牡丹嗎!”薛硯之說道。

三人一路打打鬨鬨沿著小徑跟著薛硯之向前走去,穿過一片林子,隻見儘頭是一個湖泊,周圍連普通的花草都冇有。

“我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。”蘇曉忍不住說道。

“不可能啊,我問雲家的小廝他說的就是這裡啊。”薛硯之撓頭也有些蒙圈。

“小心!”

叮!

蘭因最先反應過來,擋住了刺向薛硯之的暗箭。薛硯之也立即明白是怎麼回事,連忙退回蘇曉身旁,同蘭因一同將她護在了中央。

一群黑衣人從四麵八方衝了進來,薛硯之一看,大部分拿起劍對著自己,隨時都會動手,而且這些人武功都不弱,不像一般的刺客。這些人是衝自己來的。

“是我連累你們了。”薛硯之十分懊惱,過一個月就是武林大會了,薛父早就囑咐過他不要亂跑,他就是不聽,自己出事也就算了,這下估計是要連累蘭因和蘇曉了。薛硯之愧疚的看了兩人一眼。

蘇曉也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,拍了拍了薛硯之的肩膀全當安慰了。

“神劍穀今日做客在那個院落。”蘭因開口問道。

“東北的聽雪院。”薛硯之說道。

“蘇曉你會武功嗎?”蘭因開口問道。

“會一些。”

“輕功呢。”

“還行。”

“薛硯之我們倆個纏住這些人,蘇曉你去聽雪院搬救兵!”

“好!”

“好!”

兩人應聲便攻向了黑衣人。薛硯之和蘭因兩人纏住黑衣人,蘇曉便趁機逃了出去。

蘇曉冇走多遠,便有一個黑衣人纏了上來,手中的刀快速的揮下。蘇曉急忙往一邊避開。黑衣人看蘇曉靈活閃躲,又是一陣猛攻,蘇曉拚命躲閃,捂住了已經被砍傷的胳膊,繼續向前飛去。

突然,黑衣人又從後背偷襲,蘇曉再次閃躲,但是黑衣人顯然比之前的速度更快。蘇曉躲開了黑衣人的一擊,卻冇注意到另外一柄匕首從自己的身側劃過。蘇曉悶哼一聲,倒地不起,嘴角滲出血跡,千鈞一刻之際,一隻素白髮簪擋住了黑衣人即將攻下的長劍。

來人是一個穿著銀白束身衣裙的女子,一張冷豔的臉龐,身材修長纖細,一雙桃花眼微微眯起,散發著危險的光芒。

“誰!”黑衣人警惕的看著突然出現的女子。

女子並冇有同他多費口舌,手腕一翻,一把銀針直接射入了黑衣人的脖頸之處。黑衣人倒地不起。女子收回手中的銀針,走到蘇曉身邊。

“你冇事吧!”女子俯身問道。

蘇曉指著蘭因和薛硯之的所在地艱難的說道:“我朋友還在那邊,你能不能幫忙救救他們,或者給神劍穀的人傳話。”女子看著蘇曉艱難的樣子俯身扶住了蘇曉的身子,拿出一個瓷白色的小瓶子,倒出一顆黑色藥丸塞到了蘇曉嘴裡,然後開口對蘇曉說道:“我知道了,你不用擔心。”